烹饪课堂
发布日期:[09-08-15 11:30:18] 点击次数:[]

与老爹一起吃晚饭,老爹有个习惯,喜欢开着电视机边吃边看。那日正好又看到中央二套的“烹饪大赛”节目,两位来自湖南省与江苏省的大厨各显身手,分别烧了一道菜和一道汤,都有个非常优雅的名字(忘了叫什么)。这年头,连菜名都要经过包装琢磨才能闪亮登场,比如:以数字为首的菜名像一品天香、二度梅开;以动物为主料的菜名有发财玉兔、金都贵妃鸡;蕴含轶闻掌故的菜名如孔雀东南飞、霸王披金甲;表示象征吉兆的菜名曰步步登高、发财到手;套用成语的菜名取花好月圆、碧血丹心……光听名就美了,很想先尝为快,可我们的口福尚没达到如此程度,仅耳福罢了,不过我相信臭豆腐大家总不陌生,饭店里管叫西施飘香,臭,原来也可以如此堂而皇之地变香,且摇身一变身价猛涨。取个名尚且如此大费周章,至于这菜嘛,自然更是讲究色、香、味俱全,中国人的好吃是出了名的,口感最重要,眼下似乎为了迎合时尚或者真出于为自己的身体考虑,大赛还有条规则即——营养搭配。

于是乎,经过大厨精心烹调,配上美轮美奂的名字,盛与精致美观的餐具——说到这餐具,还得插一句,美食配美具正犹如这好马配好鞍一样,否则功亏一篑。器材上不说镶金嵌银玉瓷水晶,单造型上就够五花八门的,还要陪衬些雕虫小技,什么萝卜花呀,南瓜车呀,要说这是一道菜,还不如说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。看着那些美食家毫不犹豫地下筷,我还真想:你们就忍心去破坏?暴殄天物。

然后,我们全家看看自己桌上的小菜,红烧鲫鱼,肉骨头炖清笋,清炒小白菜,土豆加小葱,外带一碗豆腐榨菜汤。跟电视里的菜自然无法比,可这样的一桌家常小菜,才是我们小老百姓的真实生活。这些要烧一个青菜都要配上鸡汤鱼翅,动辄山珍海味的大厨级菜是无法品尝的,也是无法仿效的,所以还是吃着碗里,看着碗里吧。

于是,我忽然就想起了我们的课堂,我们的课堂与烹饪竟是如此的异曲同工。

家常小菜就犹如我们平时的课,普普通通,但却是“日常生活”的基础。那些大厨级的菜当然不会煮(否则你就出名了),但偶尔可以去祭祭牙——外出听课呀,档次高点的,听某个名师上某节成名课,那就是算上五星级的宾馆,大厨的手艺自然与众不同,拿出挂名菜,或许真能品味到人间美食;格调低一点的,算是去个有名的饭店,什么教学能手带头人,厨艺也不差;再下来一点,可能就是平常小馆子了,也许与家常小炒差不离,但口感总好些,至少是厨师烧的嘛。要说吃完再学个一招半式,或许有些困难,材料不齐全,缺这个少那个,效果可能就是东施效颦了,画虎不成反类犬。

我们的课堂有时也要有同行听课,那就不得不有所改变——就犹如客人来了。家常小菜还是家常小菜,只不过菜要买多点,买好点。碗碟也可能要换一下,拿出你最新的杯子,最漂亮的盘子,平时可不大舍得用,这些就是多媒体吧。酒水自然也不能少,添瓶红酒啦,或者是饮料啦,要看客人的口味,就犹如现在流行什么课堂趋势,要紧跟形势。末了,还要看看客人是贵宾还是普通朋友,倘使是贵宾,自然少不得要多琢磨几天,烧什么菜更适合——仿佛磨课,多磨几次,多请前辈指点一二,形式要隆重些;要是是普通朋友,那就稍微随便些,尽地主之义即可。

当然这样的请客是不能经常的,试想你家要天天宴请别人,还不劳命伤财,倾家荡财?毕竟我们的工资待遇只有这么点,就如我们只有这么点时间,这么点本事,哪能天天上公开课呢?

我们平时的家常小菜就是这样简简单单,但不能说不营养;我们平时的课堂就是这样普普通通的,但不能说不扎实。小老百姓就是小老百姓,两菜一汤是真实的生活,一大桌菜是客人来访,非得上馆子去了,那该是迎接贵宾。

可我们毕竟大多数时间是生活在平时的“真实世界”里,那些犹如艺术一样的教案和课堂,是很难采撷与模仿的,离我们的餐桌太遥远了,隔着鱼翅隔着燕窝,可望不可及。

所以认真烹饪自家的两菜一汤吧。电视里的毕竟是“厨艺大赛”,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课堂是实实在在的,太奢华的东西不适合。

 
 
武汉家政服务 武汉家政公司 武汉家政